藏书票《丰碑》见证西南联大不凡岁月

2018年11月,云南师范大学迎来“西南联合大学在昆建校暨云南师范大学建校80周年”校庆,一部展现西南联大辉煌历史的《丰碑——西南联合大学在昆建校暨云南师范大学建校80华诞(1938—2018)藏书票》(华致雄、李海樱、余冰释编著)日前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(2018年8月版)出版发行。

这是一部形式特别的“书”,它以藏书票的形式展现。藏书票源于德国,它是以艺术方式制作的一种小型标志,是一种属于个人藏书的标记,以标明藏书属于谁。藏书票也是书籍的一种美化装饰,一般是边长5-10厘米见方的版画作品,上面除主图案外,还标记有藏书者的姓名或别号、斋名等,风格各样,别具一格。现存最早的一张藏书票是1470年由署名勒戈尔的德国人所制作,由一款画有刺猬衔着野花脚踩落叶的木刻画构成。藏书票的功能与中国篆刻艺术的“藏书印”相似,一般贴于书的扉页、书页或夹于书中,上世纪初被中国文化教育界引入,成为读书人喜闻乐见的一种中西互融的文化艺术品,被誉为“版画珍珠”“纸上宝石”“书生雅玩”等,是藏书界十分喜爱的艺术形式,鲁迅、郁达夫、叶灵凤、李桦、唐英伟等文化名人都曾经使用和制作过藏书票,留下过许多有关藏书票与藏书的佳话。

藏书票《丰碑》共80枚,每套还附有收藏编号,寓含西南联大80华诞之意。全系列是一部浓缩的西南联大、云南师大图文校史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,反映了以西南联大为代表的中国大学精神。藏书票由三个部分组成,第一部分回顾中华文化中教育的沿革,从中国最古老的学校“校”“学”“辟雍”“上庠”“太学”“稷下学宫”、孔子“杏坛”开始到后来的“国子学”“国子监”以及书院、京师大学堂、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南开大学等,呈现了中国教育、中国大学生生不息,赓续文化血脉的优良传统;第二部分内容最多,也是此套藏书票的主体部分,呈现的是国立西南联大从诞生到在云南八年的生动历程,也从图文中揭示西南联大创造世界教育史奇迹的原因和教育成果。体现中华民族人才辈出,不畏艰难,共赴国难,治学兴邦的联大风骨;第三部分表现当代学子弦歌不辍,复兴民族伟业的后学脚步。

藏书票还附有详细的导读读本,具体解读80枚藏书票的图片背景,附录了一些重要史料的原文,如《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》碑文(冯友兰撰文,闻一多篆额,罗庸书丹)、《闻一多教授金石润例》以及《师林记》《梅园记》《民主草坪记》等,以期做到文图并茂、文史兼顾、可读性强的效果。

据介绍,藏书票《丰碑》坚持以史为据,史实基本明晰准确,在编撰上争取做到了史料与文艺创作有机结合,票面设计形神统一,让历史资料焕发出新的光彩。由于编撰本身就是一项浩海拾贝的工程,相关人员付出了大量艰苦的工作,文创团队查阅了大量史料,参阅了《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史料》《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图史》《图说西南联大》《守望大学精神》《照片里讲述的西南联大故事》《拍案颂》《西南联大研究》《西南联大在昆明》等已经成型出版的著作。应该说,藏书票的出版,是一次有益的尝试,也是一次运用史料、独具异旨的文化再创作。至为重要的一点还在于,把国立西南联大师范学院、国立昆明师范学院、昆明师范学院、云南师范大学的传承关系,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梳理,在人们早已耳熟能详的梅贻琦、蒋梦麟、张伯苓、冯友兰、闻一多、朱自清、潘光旦、熊庆来、沈从文、杨振宁、李政道等著名人物之外,黄钰生、查良钊、陈省身、卢濬、朱德祥、刘声烈、方龄贵等更多的著名教授和他们的业绩被人们所熟知,这是一种崇高的致敬,也把西南联大的历史和学术研究,推向了新的高度。

80年,岁月如梭,当年的西南联大校友已大多芳荃零落,怎样继承和发扬西南联大留下的光辉传统,怎样在新时代重新追寻西南联大所铸造的教育辉煌,这是留给今天教育界执鞭者和莘莘学子值得思考的话题。藏书票《丰碑》的出版,既是送给在世西南联大老校友的珍贵礼物,也是留给后来者继承和发扬西南联大精神的鞭策之鞭……我们还期待着更多有关西南联大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成果!(郑千山 文/图)

首页时政